口述实录 最后的日子我想离婚与他双宿双飞凤凰

更新时间:2019-10-09

  口述实录,原是申江服务导报的名牌栏目,来源于粉丝们的真实故事。现恢复连载,我们将定期在公众号上分享故事,也欢迎大家参与。

  说句心里话,眼下的我特别想离婚——不是为了与另一个他“双宿双飞”,只是想尽一份“爱人”的责任,在他最后的日子里守在病床边上。然而这一切,都只能停留于想象!

  认识旭是在3年前,医院派我去成都参加一个学术交流会,旭是那个会议的接待主管。

  就在第一天的联谊会上,恰巧抽到我和旭即兴表演一段电影配音朗诵——也就是台上那短短5分钟,我莫名其妙地对眼前这个男人产生了好感!

  谁知这一“尝”竟然尝了6个多小时,我俩在餐馆里一直聊到深夜——好在成都的火锅店生意总那么好,邻桌一拨拨换人,我们坐在那儿倒也不觉得突兀。

  旭是个健谈而温柔的男人,偶尔沉默的时候,他便侧着脸盯着我看——那种眼神,令人脸红心跳……

  深夜走出火锅店,旭很自然地将我的手握在他的手心,然后用另一只手从背后轻轻揉我的头发,说了句,“怎么就不能早几年认识你?”

  那次开会,我始终恍恍惚惚,旭的那句话反复在心里翻腾着。直到最后一天晚上,我主动邀请旭去酒吧,这才有机会向他问个明白——旭已经结婚3年,有个儿子。

  聊起这些时,凤凰玄机论坛,旭的语气显得很平和:“我和她处得挺好。我身体不好,多亏她照顾。但是,我们没有太多共同语言……”

  (“当时听了这话,我心里蛮‘怨’的——既然你已结婚,为何主动来招惹我?但回到上海后,这种‘怨’很快被淡忘了,取而代之的全是一见钟情的浪漫!”)

  我是个没什么感情经历的女孩,内向而且矜持,喜欢把事情搁在心里。回来以后,旭的影子便深深地留在了心里。

  手机里一直留着旭的联系方式,然而他再也没联络过我,我自然也不会主动联络他——只是每天梳头的时候,我忍不住会想起那只曾揉过我头发的手。

  总以为这种感觉会很快过去的,谁知日子久了,这种“单恋”竟化作了习惯,挥之不去。

  不过,这似乎没有妨碍我的相亲进程——那时我已经28岁,从医院到家里,永远有那么多人关心我的“个人问题”。

  可经历了若干次相亲,我发现那惟一一次心动的感觉竟再也没有出现过。于是,我嚷嚷着“没感觉”,大伙儿都劝我实际点,相亲本来就是“慢热”的,日久自然生情。

  程算是年轻有为、“仕途”光明,在长辈眼里,医生与干部的搭配是再合适不过的了——所以相处了才不过半年,我们便在双方父母的催促下办了结婚手续。

  我先是无意中听到婆婆和邻居拉家常:“我们家讨媳妇实惠来兮的,我早就教过儿子,要么是医生、要么是老师。这样家里人生病就没问题,小孩子教育也放心。”

  紧接着,又让我碰上了一连串“实惠”的例子:婚假才刚休完,程的远亲近邻便立刻走马观花似地出现在医院,让我开这个药、配那个药;他们从不排队,到处嚷嚷着说是我的七大姑八大姨,每次都让我在同事面前下不来台。

  一连经历了好几次尴尬后,我终于忍不住向程抱怨。可他却立刻板起面孔说:“大家自己人,你当医生不就是派这个用场?”

  我正在为这句话耿耿于怀,他却更“变本加厉”起来——两天后,程要我陪他去参加一个“应酬”,席间一位领导刚说起最近身体有小恙,程立刻一把拉过我说:“没问题,以后让她定期来给您查查,还有你们全家,我都包了!”

  (“不是我推卸责任,要是程能多体贴一点,我也许就彻底忘记旭了——毕竟回到上海后,我们一次都没联系过!当时我正郁闷透顶,眼看着这段仓促的婚姻越来越令人失望,便愈加怀念起旭当晚的温柔和浪漫来了。”)

  程其实蛮想要孩子的,久久不见动静,他还以为自己有什么“毛病”——见他格外留意“不育”广告,我稍稍有些歉疚;可不知为什么,我就是硬着心肠,说什么也不肯要孩子。

  那段日子里,人像是中了魔一样,我甚至有些神思恍惚,整天想象着旭陪我聊天、逛街,甚至拥抱……去年仲夏的某天晚上,我忍不住联系了他。

  突然间网络重逢,旭当然也很兴奋——自从第一次见面后,我俩整整1年半没有联系。

  那天晚上,我俩聊到了深更半夜。聊天的内容非常“普通”,只是问声好,以一个普通朋友的身份,然后便聊聊各自的生活和工作。

  旭总是聊着聊着就突然沉默起来,每逢这种时候,我便会突然想起那晚他侧脸看我的眼神,面对电脑屏幕,我又脸红心跳了……

  从那晚开始,我和旭居然“网恋”了!我俩心照不宣,只是在手机上聊天,“肆无忌惮”地说“我爱你”——惟独从不提及见面。

  我本希望日子就那样持续下去,跟现实中的丈夫“相敬如宾”,与他在网络上享受爱情。然而,事情哪会如此“圆满”?

  去年年底,程的单位要改组,他的脾气也更加阴晴不定起来。我自然也不甘沉默,争吵越来越多——这种时候,心里对旭的思念便越发增长起来,而离婚这个念头,也空前地强烈起来!

  终于在圣诞节前,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,我突然和程说要出差一些日子,直奔机场买了张去成都的机票。

  下飞机后,我才给旭打了个电话,只说自己出差,要在这里停留几天。听得出来,旭的语气有些犹豫,迟疑了好久,他才答应来机场接我。

  我可管不了那么多,想象着再次相见的场景,我连握着手机的手都有些颤抖,真像是第一次见陌生网友的小女孩。

  可真正见面的一幕与想象中的截然不同,旭与两年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,脸庞痴肥、眉毛粗黑——一看便知是长期服用激素的结果。

  见我完全愣在原地,旭还是用他那种很平稳的语调说:“我一直有慢性肾病,只不过现在恶化得挺快,多亏她一直照顾我……”

  接下来的几天里,旭陪伴我游玩整个城市。谁料这几天,竟成了我这辈子最珍贵的回忆——我俩无拘无束地畅游在大街小巷,吃遍各种小吃;也许是下意识,我拍了许多照片,如今成了惟一的珍藏。

  眼见旭病成了这样,要他离婚根本已是奢望。所以那几天里,我俩只字没提“将来”,晚上独自回到宾馆,我以泪洗面。

  回到上海后,我和旭依然会联系。只是以他的身体状况,根本没法整晚陪我聊天。看到他发的“我爱你”,我总是悲从中来。

  我一直劝旭来上海看病,但每次都被他拒绝,逼急了,他便说我只是同情他,根本不理解他!

  思前想后,我觉得自己惟一能做的便是攒钱。于是,我每月从薪水里扣下一大半当“私房钱”,幻想着有一天能帮旭换肾。

  (“前两个月我把这一年存的钱寄过去,却被他退回来了——他不肯接受,这只会让我更难过!”)

  我和旭以这样的方式继续着“恋情”。这几个月来,旭的信息愈加少了——我知道,他一定病得不轻。

  我曾翻看过大量专业资料,像旭这样的病情,最多也只能再撑半年了。可是,为了“理解”他和他的家庭,我不敢往他家里打电话,更别提再去成都了。

  其实想想自己也很无辜,我根本不再奢望他离婚,只不过想在他最后的日子里,能守在他的床边,尽一个“爱人”的职责。

  这个都市里有这样一些苦恼人:他们有不错的工作、不错的薪水,有灿烂的前景,却有一颗寂寞的心——因为工作忙,社交圈子小,寻找另一半的概率越来越小……

  你是否也有这样的烦恼,是否曾有美丽的邂逅,是否有过擦肩而过的感情,你是否想倾诉你的经历和想法?

  如果大家有自己的故事乐于分享,可以文末留言:“口述实录+我要分享+联系方式”,方便小编联系大家~~


香港本期开奖结果| 本港台同步报码室| 2018今晚开码结果| 118挂牌彩图自动更新图|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资料| www.22241B.com| 698555.com| www.k779977.com| www.msmksm.com| 三肖三码| www.58949.com| 深圳福坛|